LOADING...

下午他们进入隔离病房,临近午夜,才回到驻地

刚刚,记者连线了1月29日率先进入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隔离病房的北京援鄂医疗队医生。当天下午进驻病区的他们,临近午夜,才返回驻地。

北京世纪坛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丁新民因经验丰富,被大伙唤作“定海神针”。进入隔离病房前,丁新民将“有事找我”几个大字写在防护服帽子上。原本是为了方便同事间好识别、好沟通,可没想到这“无心插聊”之举却意外赢得了患者的极大信任。有些情绪烦躁的患者,抬头看到他,一下子就平静下来。

事实上,忙碌中的丁新民早就忘记了自己头顶的这几个大字。接诊过程中,有位患者在听到丁新民说“我们是北京来的医疗队,这次带着医疗物资过来,一定会尽力诊治您”时,“扑通”一声就跪下了,泣不成声。

29日14时30分,丁新民等5位医生作为北京援鄂医疗队第一批队员进入隔离病房,一直工作到19点多。这期间一共收治了15名患者,其中包括2名危重症患者。整体来说,医务人员收治、处理患者有条不紊。

“我们采用了部队‘分类检伤’的处理方法来交替接收病人。”丁新民透露,自己曾经当过军人,也参与过一些国际救援任务,“如果我们一个一个收治病人,下一个病人可能就要等待很久。于是,我们先不要求接诊医师全面了解病人信息,但要尽快掌握病人生命体征,如果存在生命体征不稳定,应迅速处理,包括氧疗、补液、退热、止痛等处理。再马上交替处理下一个病人尽快完成接诊。急需处理的病人处理结束后,再逐步完善接诊病人的所有信息。”

在治疗过程中,大家尽可能采用了原门诊和住院病房的处理方法,未来要待进一步熟悉病人情况及原用药反应情况之后,再进行调整。“空余时间,我们会尽可能安抚病人心理,让患者了解疾病的发生、发展过程,充分给予他们战胜疾病的信心。”

工作中,丁新民还格外关注队员们的心理状态,并随时注意队员的穿戴防护情况,及时提醒。“我感觉武汉的同仁们真的是太不容易了。我们的隔离衣是密闭的,我自己里面只穿了一身手术服,但是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,汗珠凝结在护目镜里,不停地起雾……”丁新民说。

结束了隔离病区的工作,丁新民没有休息,他和同事们立即总结当天的救治情况,还整理出7条经验。比如“深蓝色边框的护目镜起雾明显,严重影响视线,不建议使用。”他还发现,如果护士不面对病人操作相对安全,并建议护士站在患者侧面进行抽血输液等操作,为此他还亲手画了一张示意图。

首批进入隔离病房的,还有7名护士,其中5人来自友谊医院,2人来自天坛医院。北京友谊医院感染内科的主管护师吴正芳今年45岁,已经在护理岗位奋战过26年的她,是这次的病区护士长。“2003年,我28岁,那时候就进过非典病房。至今我仍对穿上隔离衣的感受记忆犹新。因此,从精神方面、压力都还好。年轻护士们稍微有点紧张,但是大家精神状态都很饱满。”

穿上隔离衣后,因防护严密,大家一度感觉非常憋气、呼吸困难。吴正芳一直不断安抚大家:“工作时,动作一定要慢,否则很容易发生眩晕。”她说,这次虽说是头一次跟武汉当地的医护人员配合,但大家都很默契,尤其是在询问患者病情时,有些当地方言不好懂,武汉的医务人员帮了很大忙。

29日21时30分,最后两名北京医疗队的护士从隔离病房出来时,身体已经有些虚脱了。双手被双层橡胶手套捂得蜕皮发白,鼻梁上、脸颊旁全被口罩系带勒出了深深的痕迹……可没有一个人叫苦、叫累。短暂休息后,他们的下一个班,又将开始……